山鬼提灯

殇浪的车,为了发出来,愁秃了。
还有一张浪巫谣的图片,就是第一季鬼殁之地的那句话。

中一那一章没了,我在这里补充下:

竹深树密虫鸣处,时有微凉不是风。

殇不患一夜好眠,慢悠悠地睁开眼睛,触目而来的是一个白圝皙而结实的胸膛。他愣了愣,一时分不清这是现实还是梦境。

发了会呆,他微微抬起头,看到的是一个好看的下巴。视线略略下扫,是一截红痕密布的脖子,喉结上赫然还有个齿痕。那些红痕,顺着那人的脖子一路爬上左肩。肩膀上还有几个血齿印,像被狗啃了一样。殇不患面无表情地把自己的手从对方左胸上的凸起处挪开,心想合欢掌果真不可小觑,他这个春梦可真是不得了。

于是他闭上眼睛,冷静了一会儿。


夏条绿密...

8 25

蓑衣褪尽任浊流(中二)

希望这次不要有问题了,这是第三次重发了,泪奔。

14 42

蓑衣褪尽任浊流(上)

ご覧のとおり、私の文章は読めなかったんです。迷惑かけてすみません。

9 57

傍檐裁杏梁(08)

        
        静水之上,青阳之下,天鹿王城千年不倒。王城下城区的南端,一溜白色的石阶没入湖水中,若隐若现。石阶之畔,是两间新造的矮屋。长春树花叶凋尽,光秃秃地立在矮屋前。

        玄趾情况稳定后,白苎就在湖边造了这两间矮屋,作为他们在天鹿城的栖身之所,余梦之则被放进了天鹿城下的大泽中。玄趾虽保住了性命,却久睡不醒,长春树自他睡后,再也没开...

13 5

傍檐裁杏梁(07)

        
        天长夜永,旷野森森,一轮皎洁,寒光万顷。

        白苎穿过茫茫荒原,一刻不歇,终于在晨光熹微的时候赶到了光明野。光明野边缘的结界防魔不防妖,他很顺利就穿了过去,然后朝却邪之门飞驰而去。

        一道寒光猛然袭来,白苎急退了十来步才稳住了...

4

傍檐裁杏梁(06)

       
        白苎因着自己天生的能力,与人套近乎这种事情简直是手到擒来。故而很快就打听到,青灾阴身边的魇兽名叫夜长庚,是只修为不浅的大妖,如今归附在青灾阴帐下,受其驱使庇护。

        “魇兽也以精神力见长,比见思族要强大得多。他们那一族可从心所欲,任意化形,以生灵的七情六欲为食。也可侵入生灵的意识,实乃妖中近魔者。”白苎低下头,看着宝珠中的鲐鮯说道。...

6

傍檐裁杏梁(05)

       
         男子吻上鲐鮯撞得血肉模糊的额头,喉头滚动,将一口腥气咽下。捆住他四肢的火焰迅速褪下,缩回了地面用朱砂画就的法阵里。男子将鲐鮯捧入怀中,挣扎着站了起来,一身狼狈,却风姿不减。

        屋外,觉察到库房动静的百盻匆匆开门,还没来得及细察,一道凌冽的白光便刮过它的面门,冲向了身后的院子。百盻急忙示警,后一步赶来的中年男人飞身挡住了...

4 6

傍檐裁杏梁(04)

        
        余梦之曾以为黄泉之下,轮回之中,她和越三郎都不会再见了。毕竟人妖殊途,乌衣国的妖族们岁月悠长。总有那么一日,越三郎会历劫满,大道成,是时胸罗星斗,口分造化,再不会迷失在十丈红尘里。

        却万万没想到,竟会相逢,一人被困在琉璃缸中,一人被囚在火焰阵里。法阵中的青年男子平伏在地上,身上的乌衣国羽衣还带着血渍。余梦之撞向琉璃缸...

5 8

傍檐裁杏梁(03)

        
        包裹着白鲐鮯的水泡沿东飞行数里后,嘭得一声破开,藏魂鱼身的绣娘便落入了一弯浅溪里。余梦之与越三郎相处了许久,因此对妖族的事情并非一无所知。眼下,置身在这个全然不同的世界里,她虽迷茫,却也不至于失去分寸。

        在水中静游了几日,余梦之终于将前后发生的事情理顺。显然,她一定是死过一回了,却不知何故未能轮回,反而保留了前世的记...

6

傍檐裁杏梁(02)

       
         天是紫红缭绕的天,山是不生草木的山。茫茫大雾聚在山谷之中,偶有珠玉般的光芒从雾气里透出来,又转瞬即逝,宛如流萤。

        在雾气的深处,有三棵原本不该生在此处的树。一株名为玗琪,树上结满了赤玉,佩之可御火,使人不焚;一株唤作沙棠,开黄花结紫实,味似李而无核,可御水,食之使人不溺;最后一株被称为琼枝,枝干都是黑色的坚石,但却可...

7
 
1 / 16

© 山鬼提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