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鬼提灯

A JEANNE


         米迦勒伏在贞德的左肩,长长的头发顺着少女裸露的肩头流下,黑色的血被他吮出,然后被吐到身边的一个陶罐里,随后再次低伏在少女的肩头。
         柔软而温暖的触觉触上了伤口,之后是吮吸的微痛和酥痒。贞德浑身紧绷,脊背僵硬得犹如一张拉满的弓。那位神族的长发随着他的动作在肩头扫过,彷如柔软的羽毛掠过心尖,让贞德的每一根神经都为之颤抖。静夜里,她能听到自己的呼吸一声比一声清晰,心脏一声比一声剧烈,宛如七月里响彻阿纳堤的雷声。    
         “米……迦勒大人……”
         双月似乎环绕天幕旋转了整整一周,来自南方的信风似乎又带了新的雨水,那一刻无限漫长,让贞德的神智几近崩溃。

         她的眼角突然就溢出了泪水。
         在弓弦崩断的最后一刻,那位神族松开了她,并为她拉上了左肩的衣物。贞德不敢转身,努力调整着自己的状态,却听见那位神族说道:“贞德,我要带你去那伊阿得斯。”
         “啊?”
         “那伊阿得斯是圣泉流向人间的支流,彻底的净化需要圣泉之力。”
         贞德想了想,转过身,后退了两步,郑重道:“还是请米迦勒大人以公务为要,这种小伤不足为虑。实在不行,我可自己前往。不知米迦勒大人可否告知圣泉所在?”
         “不必那样麻烦。”米迦勒摇了摇头,向前垮了一步。贞德下意识地又要后退,却被对方打横抱了起来。
         “米迦勒大人!”
         “那伊阿得斯离此处不远,片刻即到。”米迦勒一手托着少女的双腿,一手托着对方的腰部,大步朝着帐外走去。
         “贞德,抓紧。”大帐之外,月华如练。神族洁白的双翼彻底展开,瞬间拔地而起,朝着高高的云间飞去。即便贞德身经百战,在那一刹那也不禁伸出双手抱住了对方的脖子。巨大的风声从耳边咆哮而过,奥尔雷安骑士团的大营迅速缩成了地面模糊的影子。黎明之前的阿纳堤灯火寥落。唯有王宫巨大的城堡点着数不清的火把,从高空看来,好像点点的萤火。
         “不要怕。”一个温柔的声音在头顶响起。贞德回过神,这才发现自己似乎把米迦勒搂得有点紧,整个脑袋也都缩在对方的脖子里。她赶紧松开了双手,将之叠放在自己的心口上,完全不敢看对方。

         事实上,米迦勒嘴里的不远,实在是不能轻易相信的,圣泉的支流那伊阿得斯离王都整整隔了三座大城,但片刻即到对米迦勒而言又确实是实话。
         米迦勒带着贞德,最后降落在王都以西,乌列尔山脉的中部。那里海拔极高,空气稀薄,一道蜿蜒的河流从雪山深处发源,在雪线的一处断崖那里形成了一个瀑布。瀑布之下,是冷冽的深湖,湖东,地势走低,湖水溢出,形成河流又向东逶迤而去。
         米迦勒抱着贞德,悬浮在湖中央,贞德哈着白气,问道:“这就是那伊阿得斯吗?”
         “不。”米迦勒摇了摇头:“贞德,深吸一口气。”
贞德依言深呼吸,随后视线一花,耳边便传来落水的声音,寒冷的湖水瞬间浸没了她的头顶。米迦勒那句“圣泉在湖底”彻底湮没在了水声里。
         湖底一片漆黑,宛如深渊。贞德能感到自己被米迦勒带着,在以极快的速度下坠。越往下,水压越大,她的胸腔仿佛被压了铁板一样隐隐发疼。黑暗中,她睁大了眼睛,一片漆黑里,只有米迦勒身上散发着荧荧的光芒。那属于神族的光芒勾勒出了对方身形,每一根发丝都在水中划过点点微光。
         仿佛过了很久很久,米迦勒终于停了下来。在他们的脚下,是一眼汩汩冒水的泉眼。水流自下而上涌来,带走了两人身上的污秽。米迦勒的金光在泉水中越来越盛,双翼和眼眸都变得璀璨如星光。
         贞德憋着一口气,忍受着巨大的水压,蜷伏在米迦勒的怀里。只是窒息的感觉越来越重,她虽然拼命抵抗,却经不住肺部的空气被一点点消耗殆尽,眉头越锁越紧。
         突然间,她感到自己的下巴被抬了起来。柔软而温暖的感觉抚上了她的双唇,带来了可以呼吸的空气,那令人战栗的触感,和她左肩的记忆一模一样。
         贞德瞬间睁大了眼睛。

         两人离得太近,白色的光芒中,贞德看不见对方的表情。只是肺部的痛苦让她下意识地想要攫取更多对方的呼吸。米迦勒比她高太多,贞德仰着头,宛如天鹅般修长的脖颈便露了出来,看起来好像引颈受戮的羔羊。
对方的双唇里是三月自远方海域而来的风和呼吸,是延绵不绝斩不断的记忆。贞德能感到自己肺部一点一点地从压力中解放出来,对方口中的芬芳沁人心脾。整个世界似乎都在此刻归于沉寂,千年万年的时光里只剩一点心跳的灵犀。萦绕在贞德心头的苦涩和微甜似乎在此刻找到了妥帖的归处,心房被安宁和喜悦填满,再没有战争的硝烟和破损的枪戟。
         贞德恍然了很久。等她回过神,才发现两人早已不在湖里,而是悬停在湖心,双月将两人的影子落在湖面,而贞德正保持着一个拥抱的姿势,高高地仰着头,唇角与对方若即若离。米迦勒认真地看着她,双目熠熠生辉。两人身上都是湿哒哒的,不停地滴着水。仿佛意识到了什么,贞德满脸通红,一把推开对方挣扎着后退。只是她完全没有推动,反而被对方落在腰间的手搂得更紧。
         “小心,不要掉下去。”
         贞德看了看脚下,高山的风吹来,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米迦勒搂着她划过湖面,落在湖边的一块岩石上,又补充道:“身上湿着,不宜吹风。”他把贞德放好,右手突然从虚空中拔出了一把红色的,十字架一般的长剑。他把长剑插在旁边,便有滚滚热流从剑身上涌出,一点一点地温暖了四周的空气。
         那便是炽天使手中,在人类的传说里反复出现过的火焰之剑。
         “衣服干了再带你回去。”米迦勒望着贞德说道。
         贞德依旧满脸通红,根本不敢看米迦勒,只是低垂着头,安静地坐在旁边。米迦勒又起身离得远了一些,将双翼展开,抖了抖上面的湖水。等到翅膀只剩下些水渍后,他这才回到红色的十字剑边,保持着双翼展开的姿态,等热流将羽毛彻底风干。
         而他的小姑娘则一直保持着同一个姿势,一动不动,安静地坐在他的脚边。少女湿哒哒的金发散在脑后,从这个角度看不见她的表情和五官。
         米迦勒忍不住坐了下来,让自己的视线与对方齐平。
         觉察到身边的异动,贞德抬起视线看了看,这一看,却落入一双如湖水般温柔的眸子里。
         “米……米迦勒大人……”贞德不知道如何能够掩饰自己的慌乱与不安。
         “贞德。”
         她看见对方伸出手抚上了自己的右颊,那位神族欺身过来,抬起她的下巴,刚刚留在她记忆里的芬芳便落了下来。
         那不是湖水中单纯的碰触。这一次更有力量。她不知所措,嘴唇微张,下唇便被对方含入口中,轻轻地吮吸。
         
         那是一个吻。
         轰然一声巨响,贞德的脑子炸了起来。

TBC
听说第四章刷不出来,大概是一整章都在炖肉被屏蔽了。总之看不到的话,去巴哈姆特之怒的贴吧看吧,那里也有发。我的ID是一叶清江,就发了那一个贴,很好找的。

或者私信我,我邮箱发。

评论(13)
热度(11)

© 山鬼提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