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鬼提灯

A JEANNE

   六

王都阿纳堤的天坑,昔日是魔族聚居的贫民区。人魔关系缓和后,这里也不复昔日的破败,变得繁荣喧嚣,生机勃勃。
如今,专门负责确保魔族各类合理诉求的魔族驻阿纳堤总理事局也设立在这里。

这一日,拥有一对巨大膜翼的魔族办事员正在柜台后托着下巴百无聊赖,余光瞥见一个蒙着头巾的布衣女子朝着自己走来,行色匆匆。
办事员放下自己托下巴的手,还没来得及开口询问,便被疾步而来的女子抢了先:“你们能联系到阿萨谢尔吗?我想见他!”
眼前的女子身上并没有属于魔族特有的气息,看起来只是个普通的人类,且直呼他们柯赛特斯八王之一的名讳也太无礼了。办事员尽量用平和的声音说道:“阿萨谢尔大人平时事务繁忙,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我们底下的,可不知道大人的行踪。”
“请务必帮帮我!”女子语气恳切,摘下了自己的头巾,一头金色的长发似丝绸般垂下。逆着理事局外灿烂的阳光,女子说:“我是贞德·达尔克。”

贞德·达尔克。
至少这个名号异常响亮,办事员还是听过的。
但如何证明呢?办事员皱了皱眉,正要开口,不知何时出现的刻耳柏洛斯却摆了摆手,用甜得发腻的声音笑道:“原来是贞德大人~放心,我会帮你联系的哟~”
眼前有着橙色双马尾的刻耳柏洛斯一副少女的模样,很难让人与她地狱三头犬的别号联系起来。
贞德舒了口气,诚恳道:“谢谢你。”

贞德在魔族的理事局只等了不到一个白日。当双月在东方升起的时候,她看见许久不见的阿萨谢尔迎着大厅内橘红色的烛光向她大步走来,走近后第一句话便是:“你着急找我,是有什么麻烦么?”
“艾尔的遗体不见了。”贞德努力克制住自己发抖的嗓音,伸出手,将一枚指甲盖大小的黑色鳞片递给了对方:“我在艾尔的墓地里发现了这个。”
阿萨谢尔接过鳞片仔细看了起来。
小小的鳞片上,萦绕着淡淡魔息。
艾尔身上流着一半神族的血脉。然而和其他神族陨灭后化作金色的细砂消散不同,艾尔死后,除了胸口那个模糊的伤口,看起来就像是睡着了一样。
这或许是因为他体内另一半属于人类的血脉起了作用。
三年前的大战结束后,贞德将艾尔葬在了当初他们一起生活过的荒野。然而现在,艾尔的坟墓被掘开,棺木空空如也。

贞德不知道是谁,又为什么要盗取艾尔的尸身。但当初从艾尔夭亡到入土为安的那段时间,一直是被安放在这片魔族聚居区的住所里的。再加上这片属于魔族的鳞片,艾尔的失踪,总归和魔族有联系。
“我们魔族有鳞的族人有七十二部共计五万两千六十二人~”跟在阿萨谢尔旁边的刻耳柏洛斯依旧笑容甜美,右手上一只毛茸茸的幼犬正在开口说话:“根据最新的统计是这样的~”
阿萨谢尔看了三头犬一眼,提醒道:“这是蛇类的鳞片。”
“啊啦拉~”刻耳柏洛斯左手上的幼犬发出了夸张的声音:“那样范围就小多了~”
“有多少?”贞德急切地问。
“只有三十二部一万三千人了~”
听了那话,贞德显得更忧心了。
“我去查。”阿萨谢尔看着贞德开口:“总会有迹可循的。你先在这里暂住等消息吧。”
“带走姆伽罗的,无论是谁,我都会让他后悔的。”说到这里,昔日令整个王都闻之色变的恶魔已经目光如冰。
“请让我和你一起!”贞德恳切道:“我没办法在这里干等消息。”
阿萨谢尔看着贞德,点了点头:“好。”

以艾尔的墓地和王都的魔族聚居区为圆心,不断向外扩展,贞德和阿萨谢尔以蛇鳞为线索,再加上刻耳柏洛斯的帮忙,筛理了所有蛇类魔族的踪迹,再一一前往调查确认,如此马不停蹄地忙了三日,依旧是毫无线索。
第四日,事情终于出现转机。刻耳柏洛斯的幼犬们带回来了一条奇怪的讯息。说是三个月前,王都西城的的平民区,一个数年没出过门的老法师突然冲出门在街上狂奔,连鞋子都没穿,一边跑一边又哭又笑说什么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围观的路人从老法师嘶哑的嗓音里,隐隐约约听到了一些半神半人,半魔半人之类的字眼。而一个月前,有几个魔族造访了老法师,之后就再也没人见过那个疯老头了。
阿萨谢尔和贞德得知这个消息后,立即赶往城西。好不容易在七拐八折的巷子里找到了那个老法师的住处,那里早已人去楼空了。两人弯着腰,在低矮昏暗的屋子里来来回回转了好几遍,仍然没有找到任何可疑的线索。最后只好离开屋子,一左一右,一家一家地去拜访这个老法师的左邻右舍,希望能够找到有价值的讯息。

“唉,多少年都没打过照面,要不是三个月前这人发疯跑出来,我们都不晓得还住了这么个人!”一个妇人这么说道。
“你找那个人?谁晓得去哪里了。让开点别挡着我的生意了!”中年小贩见眼前的陌生女子只来聊天不买东西便十分不耐烦。
“那个老法师也不知道多少年没打理过自己了。头发跟胡子都打结缠在一起,油亮油亮的!”一个少女皱着眉回忆道。
当贞德打听到一个中年妇人家的时候,那妇人一下子跳起来,拽着她就不撒手:“那老头子还欠着我房租呢!一共五个月!你是他的家人吧!还我还我!少一个子儿都不能走!”
妇人嗓门大,左邻右舍都被吆喝声吸引过来探着脑袋看热闹。贞德无奈地掏出钱袋子付了五个月的房租,这才从妇人手里脱身。重新回到街上,她看了看被妇人拽过的手腕,五个白印子还没消完。
就在这时,一个已经站着看了半天热闹的老人打量着贞德,疑惑地问道:“你是不是威尔逊德的女儿?”
贞德愣了一下,才回道:“老法师叫威尔逊德么?”
老人失望地叹了口气:“这么说你不是喽!老威尔常说他有个女儿,我不信,他念叨了这么多年,我可从来没见过他有什么女儿!”
老人不再搭理贞德,一边摇头一把离去。贞德赶紧上前,客气道:“老先生,能再多跟我说说威尔逊德法师的事情么?”
老人抽了一口叶子烟,慢慢地讲了起来。
老人和威尔逊德的交情稍微多点,平常没事会凑在一起喝酒。每次老威尔都要提到他的女儿,听得老人耳朵都起了茧子。

两个小时后,贞德和阿萨谢尔在街尾碰头,各自交换打听来的消息。其中最有价值的还是围绕着威尔逊德的。这个法师在城西深居简出了六年,六年之前,是阿纳堤皇家藏书馆的管理员之一,据说有一个女儿。三个月前发疯喊出了半神半魔半人,一个月前,在魔族造访后失踪。除此之外,便再无其它线索了。两人又回到理事局,刻耳柏洛斯那里关于蛇类魔族的调查也没有更多的进展。
贞德在理事局沉思了片刻,对阿萨谢尔说:“我想去皇家藏书馆,再打听下威尔逊德的事。”

阿纳堤的皇家藏书馆并不对外开放,只限皇室和贵族借阅。他们一个属于魔族,一个曾经反叛过当今的夏利欧斯十七世,显然都没有进入藏书馆的资格。
阿萨谢尔想了片刻,说道:“我们去见尼娜。”
也不晓得那位红龙少女在皇宫的生活怎么样。
阿萨谢尔想起那个少女生机勃勃的笑容,神情便软了许多。

TBC

评论(1)
热度(4)

© 山鬼提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