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鬼提灯

A JEANNE

灰雁在暮色中飞过王宫的穹顶,一黑一白的两个影子轻轻地落在了宫廷内的一块草坪上。
不远处的一位少女似有所觉,诧异地转过身,待看清来人后,便溢出了夺目的欢喜,提着自己的裙子飞快地朝着访客跑来。

这不请自来的两人正是贞德与阿萨谢尔。阿萨谢尔自不必说,而贞德由于身上仍有索菲亚的加持,故能越过重重防守,来到王宫深处。

提着裙子飞奔而来的少女一把拉住贞德的双手,转了好几圈。贞德被对方感染,笑了笑,温柔开口:“尼娜,好久不见。”
少女点了点头,一下子扑在了贞德的怀里。
一旁的阿萨谢尔看着少女重重叠叠的裙子,挑了挑眉:“穿成这样,亏得你能跑起来。”
少女听了那话,朝着阿萨谢尔露出了一个得意的笑容。
自始自终,少女没能像过去那样大声地开口说话。
三年前的大战中,眼前的少女尼娜,失去了她的声音。

贞德微微低下身,平视着少女,道明了来意:“尼娜,我们这次来,是有事想拜托你。”
“姆伽罗的遗体不见了。”一旁的阿萨谢尔开口补充。
“我们想进皇家藏书馆,确认一些线索。”
尼娜听到艾尔遗体消失,一脸震惊,随即毫不犹豫地拉着贞德就往王宫藏书馆的方向走去。
王宫里的侍卫见着是尼娜,便一路放行。路上,贞德在少女焦急的神色里详细地叙述了事情的经过。

王宫的藏书馆极大,占了联排的好几座宫殿。
书馆里的管理员们得了通报,全员出迎,恭敬地候在大殿入口处,待尼娜一行人走近了,便齐唰唰地对着尼娜行礼。尼娜似乎还是不太习惯这样的场面,脸色微红,待众人礼毕后,便对他们打了几个手势。
那些人便又朝着贞德和阿萨谢尔行礼,一副任凭差遣的模样。贞德客气地还礼,然后朗声开口:“打扰诸位了。我们想确认一下,六年前一名叫威尔逊德的法师是否在此工作?”
“有的。”一位看起来资历颇老的管理员从众人中出列答道:“此人曾在本馆任职,六年之前,被我亲自除名驱逐。”
“何故被逐?”
那位老管理员顿了顿,才回道:“掘墓盗尸。”
听到这里,贞德的神经一下子就绷紧了。

根据老管理员的说法,威尔逊德在藏书馆工作了三十六年之久,在药剂学上极具天赋。但他本人却性格幽癖,难以接近。
“自他女儿死后,这个人就更孤僻了,基本没有开口说过话,整日整日地泡在藏书馆内看书。”
“他的女儿死了?”贞德听到这里,问了一句。
老管理员点点头:“死在十三年前,巴哈姆特的火焰之中。”
“那他平日看的又是什么书?”
“药剂阵法之类。”
“能带我去看看吗?”贞德又问:“不止他看的书,还有他的住处,他留下的任何物品,手稿,请都让我看看。另外——”
贞德转头看着阿萨谢尔,请求道:“你能去问问这里与威尔逊德接触过的人吗?让他们好好回忆下威尔逊德的言行,一个字都不要漏。”
阿萨谢尔点头,立即转身离去,与贞德分头行动。

贞德熬了一个通宵,把藏书馆这里的线索筛了一遍。
首先是盗尸。
在被发现之前,威尔逊德已经盗了三十五具尸体,全部堆在藏书馆配给他的小宿舍之中,尸骸遍地,层层叠叠,以至于到现在那间屋子都是闲置的,无人愿住。事发之后,威尔逊德连夜逃走,随身物品并没有被带走太多。藏书馆的人收敛了尸体,又将屋子内属于藏书馆的书籍全部回收,其它的便一把火烧掉了,之后又用生石灰清洗了整个房间。以至于那个屋子里现在除了四面墙,什么也没有。
贞德又将威尔逊德屋子里搜出来的书全部翻了一遍。果然都是药剂学和黑魔法一类的。

天亮以后,贞德和阿萨谢尔碰头,互相交换了信息。
贞德将一本厚厚的羊皮书递到阿萨谢尔面前,翻到羊皮书的三分之一处,指着那里明显被撕扯过的痕迹道:“这本书是在威尔逊德当年的住处发现的,少的几页可能是他逃走前仓促撕掉的。我看了看前后文,觉得这几页讲的可能是有关复活的黑魔法。”
阿萨谢尔则拿出了一张纸给贞德看,纸上画着一个潦草而模糊的法阵:“这是老馆长凭借记忆画出来的。威尔逊德逃走前,毁掉了自己的一切手稿,但他桌上没用完的一叠白纸,却沁了墨汁和笔痕。老馆长当年多心,描了下记了记,是个法阵的样子。”
贞德拿过那张纸看了半天,没看出什么。那个法阵实在是太模糊了。
“另外,我还打听到了一个线索。”阿萨谢尔看着贞德眼底的阴影,接着说:“自十三年前,威尔逊德就开始画画,画的都是他的女儿。”
“看来他跟女儿的感情很深,也许他在试图复活他的女儿。”贞德抬起头,眼睛红了起来:“但可惜,一直没有成功,六年前被驱逐后,他仍在西城尝试,直到三个月前,他可能做到了。”
“但从我们收集的信息来看,城西并没有人见过他死而复生的女儿。”阿萨谢尔提醒。
“所以是可能做到,也许他就要成功了,但还差了点什么。”
“一个月前,有魔族造访了威尔逊德。”阿萨谢尔继续把线索往下捋。
“接下来,我发现了艾尔遗体的失踪。”贞德皱眉:“艾尔遗体不腐的事,除了我们,当年天坑内混居的魔族也有可能知晓。”
“而且是有蛇麟的魔族。”

线索在贞德与阿萨谢尔的对话里被一条一条地串起来,逐渐显现出了清晰的脉络:威尔逊德一直在试图复活他的女儿,有魔族知晓了他的尝试。双方有可能达成了合作,艾尔的遗体,可能就是威尔逊德成功之前差的那点东西。
可是,即便知道了这些,也远远不够。天地太大,艾尔的遗体到底被带往何处,甚至他的遗体是否还完好,都无从知晓。
贞德按住自己抽痛而焦虑的心,死死地攥着羊皮书,声音嘶哑:“这本羊皮书是孤本,那缺失的几页到底写了什么,我问遍了藏书馆的人,无人知晓。”
阿萨谢尔犹豫了一下,终是轻轻地扶住了摇摇欲坠的贞德,想了一会儿,沉沉开口:“还有机会。”
贞德闻言一怔。
“去柯赛特斯!”阿萨谢尔声音大了一些:“去路西法那里,他的藏书里,或许会有副本!”
听了那话,贞德的眼泪终于大颗大颗地掉了下来:“好,好,我们去魔都,去柯赛特斯。”

天上地下,无论哪里,她都会去,直到再次找到她的孩子。

贞德和阿萨谢尔定了接下来的方向,立即动身。走之前,他们去向尼娜告别,谁知道,那位少女早已褪去了繁复的长裙,恢复了昔日干净利落的装扮。
少女的身边,站着目盲的夏利欧斯十七世。
尼娜拉了拉国王的袖子,国王才像是反应过来了一般,略有不快地说道:“尼娜要和你们一起。”
沉默了一会儿,国王又补充道:“请你们保护好她。”

TBC

评论
热度(6)

© 山鬼提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