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鬼提灯

A JEANNE

十一


双月的轨迹翩然划过最高的天空,季风带来的雨水也滋润了整个魔族之地。

利未安森的下属已经溃散,只剩下他们的主人心如死灰,跪坐在熄灭的法阵中,望着虚空中的某处,不语不言。

艾尔的身体已经永远消散在了这场失败的仪式之中。尼娜站在阿萨谢尔身边,担忧的看着站在法阵边缘,背对着他们的贞德。

许久之后,尼娜上前,轻轻地拉住了贞德的袖子。她想说些什么,却开不了口,只好把希冀的目光移到阿萨谢尔身上。

阿萨谢尔欲言又止。

贞德站了很久,儿时久远的记忆就像潮水,层层上涌。故乡那个小教堂里的神父,温和地向村民传着神的福音,说:

凡事都有定期,天下万务都有定时。

哭有时,笑有时。

生有时,死有时……

贞德转过身,握住尼娜的手,几度张口,才终于吐出了声音:“我好像,彻底失去艾尔了。”

尼娜将贞德紧紧抱住,双肩颤抖。

贞德抚着少女暖色的头发,轻声道:“我们离开这里吧……”

尼娜用力地点了点头。

 

三人最后在魔界的入口作别。

贞德送尼娜返回阿纳堤,不负夏利欧斯之托。阿萨谢尔回到柯赛特斯,向路西法回禀了整个事情。

路西法听完所有的细节,总结道:“看来圣女与夏利欧斯妃似乎都无意再追究此事,利未安森的行为也无损三族的和平协定。”

 “呵。”眼看路西法就这么将此事轻轻揭过,阿萨谢尔忍不住冷笑。那条蛇毁了姆加罗的遗体,至少在他这里,这件事还没完。

“你不满么?“路西法看着下方愠怒的阿萨谢尔,抬起自己的右手,朝着书架轻轻一勾,一本古籍便从书架上急速飞出,落在了他的手上。

路西法把书翻到他记忆里的那一页,折了个角,然后朝下扔去。阿萨谢尔一把接住书,莫名奇妙地看着路西法。

路西法看着他的傻弟弟,开口道:“这个世界,光影分神魔,黄土塑肉身。黄土于灵魂而言,是载体,亦是束缚。“

“什么意思?“阿萨谢尔皱眉。

“意思就是,当人类的肉身彻底消散,灵魂便可重获自由,前往转生。”路西法意味深长地看着阿萨谢尔。

阿萨谢尔定定地看着路西法半晌,猛然把书往怀里一揣,转身就走。

“我没记错的话,奥菲莉亚是人类吧。”路西法勾起唇角。

“所以你别告诉利未安森。”阿萨谢尔回过头,阴着脸威胁。

总之,先让利未安森半死不活地颓着吧。阿萨谢尔打定了主意。

 

五月,鸢尾花开始盛放在王都大大小小的庭院里,山地中的蓝羊茅开出了细碎的花朵,大片大片的迷迭香散着馥郁的芬芳。

与尼娜分别后的贞德在人间漫无目地兜兜转转,不知不觉,又回到了昔日的圣地艾博斯。

艾博斯依旧人烟罕至。十三年前巴哈姆特肆虐后留下的断崖和深坑,如今已芳草萋萋。贞德自踏上这片土地后,便一直神思恍惚,脑海中翻来覆去的,都是昔日的记忆。提醒着她,这是拉斐尔,乌列尔,还有米迦勒的陨灭之地。

她想起昔日神父教她念诵的歌谣,歌里说:

风往南刮,又向北转。

万物满有困乏,人却不能说尽。

已有的事,后必再有。

已行的事,后必再行。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时至今日,她已在这世间活过了三十二载。十二岁离开故乡,十六岁成为奥尔雷安骑士团团长。十八岁时前往圣泉的月光恍如昨日,十九岁时身受火刑的痛楚依旧清晰。随后,米迦勒死在她的剑下。

二十二岁,被放逐。之后产下艾尔,那是她一生的慰藉。可紧接着,又与艾尔失散,她被困在监狱岛整整七年春来又冬去。

二十九岁,她终于再次找到艾尔,可又转瞬死别。

然后是三年后的现在,她彻底失去了艾尔在这个世间留下的证据,从此他们存在的痕迹,都将只活在她的心里。

五月灿烈的日光中,贞德倒在艾博斯鲜妍的芳草里,她看着澄澈高远的苍穹,突然意识到自己这一生似乎总是欢聚日短。在那照亮她生命的相遇之后,是漫长得望不到尽头的别离。她抬起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放佛听到了自己的骨骼裂开了无数缝隙。

 

流云涌动,日渐偏西。阴翳渐渐遮断了阳光,隔绝了大地。

数不清的魔族不知从何处涌来,一层又一层,将如今落魄而憔悴的圣女团团围住。

魔族七君利未安森那里发生的动静实在是太大了。为突破利未安森防线而动用自己力量的圣女终究是暴漏了自己的身份。在过去人魔对立的世代,征战在最前线的她从来不缺乏仇敌。这些过去的旧恨,一来因阿纳堤之约的掣肘而不敢在魔界动手,二来更忌惮的还有她身边阿萨谢尔与小巴哈姆特。

一路尾随蛰伏,终于等到了这一天,圣女孤身一人,精神也恍惚迷离。

贞德从地上站起来,看着黑压压的一片,开口道:“我们两族的战争早已经结束了。不要破坏来之不易的阿纳堤之约。“

“贞德・达尔克。”一个蜥类的魔族吐着自己分叉的舌头,嗤笑道:“阿纳堤之约由三族缔结,可你又属于哪一族?“

“人族显然不再需要你,又会为了这么点小事找我们麻烦么?你也说了,和约来之不易。“蜥类的同伴补充道。

“我看你也不是神族出身吧?“另一个尖利的声音大声开口。

“所以血债,总是要血偿的。“

 

爪牙外漏,兵戈出鞘。

贞德看着四下步步紧逼的魔族,展开来自于索菲亚加持的双翼,瞬间跃至高空。苍穹之上,一柄长枪被她从虚空之中抽出,火神赫淮斯托斯所锻造的银甲也披上了她的身体。

魔族手持利刃,朝着她的所在猛攻而来。

岚风乍起,山河摇曳。

贞德从来不是易于屈服之人。

只是……

魔族的钢戟穿胸而过。

她确实是旧时代的人,这些旧时代的仇恨,理应止步在她这里。

这是她作为作为一名骑士,作为昔日被选召的圣女,最后应当履行的责任。

左肩传来一股剧痛,那片白色的羽翼被生生扯掉,模糊的断口鲜血淋漓。还没适应那里的痛楚,她的腹部又冰凉一片,绞痛由内脏钻进了脊椎,一路冲向大脑。

贞德浑身浴血,再也支撑不住,如流星般从高空中直直坠下。

这样的场景似曾相识。同样是在艾博斯,同样的一个白日。那位战天使满身伤痕,拥抱着她,从天空坠落,然后消逝在空气里。

这样的结局,也不错。

贞德捂住破碎的胸口,模模糊糊地想。意识消散之际,她没有看见从她心口流溢而出的光芒,更没有看见艾博斯深渊中的一柄红色十字剑,冲天而起。

 

TBC

评论
热度(3)

© 山鬼提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