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鬼提灯

A JEANNE

十二


与他的兄长相比,阿萨谢尔并不怎么喜欢看书。

但这一次,他将路西法扔给他的那本前前后后翻了数遍,终于可以确认,原来人类死后,灵魂会前往轮回,生生不息。

而神魔,自光影中诞生,也将回归光影,灵魂则游走于天地。

而他半神半人的姆加罗,也许会在人间的黄土中新生,也许是在华纳海姆成为光之子。无论如何,只要他足够耐心,终有重逢之日。

 

艾博斯。

昔日圣女破碎的胸口里涌出的除了血,还有泉水般汩汩流淌的光芒。不知从何处出现的红色十字剑牢牢地护在她的身边,任何胆敢上前一步的魔族均在十字剑的火焰里燃成了齑粉。

青阳之下,太阳的光辉越聚越多,最终变成了另一条倾泻而下的河流,裹挟着十字剑耀眼的光芒,将坠落的圣女重重环绕,慢慢地向地面落去。

隐隐约约,有魔族看见那光芒之中似乎多了一个人影。但十字剑在前,再无魔族敢妄动。一个年长的蝠翼终于认出了那是过去神族战天使的火焰十字剑,几千年来在那剑下丧生的魔族不计其数,不禁骇得倒抽了口凉气,示意自己的同伴赶紧退走。

 

眩晕和寒冷渐渐远去,胸口的痛楚也缓缓消失。贞德徜徉在白色的河流里,既无法开口,亦不能动弹,只有柔和的白光令她每一条神经都松弛下来,模模糊糊,不知今夕何夕。她想自己大概是已经死了,大概已经抵达了亡灵的国度。她听神父讲过,亡灵的国度乃是一条魂灵组成的大河,在天空和大地之间流淌,永不枯竭。

原来灵魂是白色的,贞德断断续续地想。生前种种,此刻想来遥远无比,只有米迦勒的样子,依旧清晰。她看见自己回忆里的米迦勒,赤色的长发依旧热烈,眼尾朱砂飞挑,异色的双眸像星辰一般。还有那修长的脖颈,大理石雕刻一般的胸膛,结实的小腹充满了力量,纤细的腰线看得人胆战心惊。

贞德心里忍不住苦笑起来,想不到她最后记住的米迦勒,竟是一副赤身裸体的样子。

“你感觉好些了吗?”记忆里的声音开口问道。

贞德的嗓子发不出声音,只好费力地点了点头。

那人俯下身,仔细看了看她的脖子,又开口道:“他们划伤了你的喉咙。不过别担心,会好起来的。”

贞德一眨不眨地望着米迦勒,再次点头。然后,愣在了当场。

她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睛,吃力地抬起自己的手,犹豫很久,才终于碰了碰对方的脸。

风起山岚,白光流散。

艾博斯的的天空瓦蓝瓦蓝。

贞德看着眼前的米迦勒,一下子泪水连连。

 

浸透衣衫的血早已干凝,十字剑被插在十步之外。贞德躺在开满了鸢尾的草地里,旁边是一丝不挂的米迦勒。

重生后的米迦勒困惑地看着眼前泪流不止的女子,手忙脚乱的帮她拭去泪水。

眼前的人本该死去的,米迦勒想。

她的心脏已经破碎,腹腔的内脏被刺穿,喉咙和后背也有大大小小的伤口。但幸好,他将光留在了她的身体里,维持住了对方细若游丝的命脉。那些光化为经脉,化为甘泉,缝补了断裂的心肌,补充了大量的失血。

光是他的身体。

在米迦勒有限的记忆里,他记得那柄十字剑留住了一部分光潜藏于渊,魂灵留住了一部分光深埋在那女子的心底。剩下的,则散于天地,在虚空中游走了三十六万余里。不知道为什么,光迫切渴望着重聚,直到今天,三者终于融为一体。

“你是谁?”米迦勒看着一直望着他的金发女子:“为什么,你把我埋进了你的心底?”

女子听了他的话,似意外,似愕然,脸上的神情变了又变。

但最终,她露出了一个温柔的笑容,再次伸出手,轻轻地抚上了他的右脸。

 

在米迦勒初降人世,十分有限的经验里,他不知道该怎么照顾一个重伤的人。伤口他都已经修补了,剩下的,大概就是在这里等着她好起来吧?

那女子抚着他的脸,看起来很吃力的样子。米迦勒便将对方的手捧住,自己将脸贴了上去。过了一会儿又觉得地上也许太过湿冷,就小心地抬起对方的脖子,想让她枕到自己的双腿上。可不晓得为什么,对方对此极为抗拒,脸颊一下子变得通红。

见对方挣扎得厉害,米迦勒最终放弃了自己的打算,安静而乖巧地跪坐在女子身边,细细打量着她。没过多久,女子又陷入了沉睡,他无事可做,就随手扯了鸢尾的花朵,插到了女子的金发间。

 

贞德这一觉整整睡了一整个昼夜。再次睁开眼时,她仍是躺在那片鸢尾地里,赤发的米迦勒依旧守在她的身边,身上挂满了薜荔和浆果。而她自己,则被埋在紫色的鸢尾和藤萝里,鼻尖的芬芳久久不散。

贞德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几度张口,努力发出了嘶哑的声音:“米迦勒……”

“嗯?“花枝招展的米迦勒俯下身:”你在叫我么?“

“嗯……“贞德微笑:”你曾被世人唤作米迦勒大人。“

“所以我叫米迦勒是吗?”

“是的。”贞德缓了口气,接着说道:“你可以为了找些水来吗?我……非常口渴。”

餐风饮露的神族不食五谷,完全不晓得人类是有饮水需求的,听了那话,微微一窘,赶紧起身朝着不远处的河流跑去了。

米迦勒在河边采了扇形的阔叶取水,然后赶回来喂给了贞德。看着对方略微精神了一些的脸,他不禁问道:“你叫什么呢?”

贞德扶着叶子喝了水,抬起头微笑:“贞德・达尔克。叫我……贞德就好。”

“好的贞德,还有什么需要我做吗?”

贞德看了看米迦勒身上的花花草草,忍不住笑意:“首先,我们要离开这里。然后……给你找一身衣服。”

 

TBC

评论(4)
热度(7)

© 山鬼提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