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鬼提灯

千江流月枕山河(二一)


二一

乾安二年的大雪,旧年接新春,从除夕夜开始,时断时续,一直下到了正月初八。或许是甘木的缘故,沈夜在雪停的时候,已经能从床上起来,略微活动了。至于夏夷则,歇到初三就已经恢复如常,之后忙得一塌糊涂。麟德殿遇刺的案子,一层一层查下来,牵连甚重,截止到沈夜能活动的时候,听手下人说,宫内的太监女蛾已经陆陆续续有近百人入狱,至于朝堂牵连的官员,也有三十余人,其中涉案品位最高的,是四相之一的中书侍郎马鹿。

沈夜现在作为殿前禁卫指挥使,领正六品衔,足够他正大光明地去弘文馆看书了。偏偏到了这时,他却要时刻戍卫在帝王之侧,没有了以往大把空暇的时间。

以前不曾近距离接触过夏夷则,现在每天守在身边,才发现他这个皇帝当的不轻松,每天五更时分摸着夜色起来,洗漱,祀先祖三清,早课,用膳,上朝,处理完朝务,已经接近正午,用了午膳,略微休息,批改奏折,有疑问的地方则宣朝臣入浴堂殿召对,夜色降临之后,则礼佛,继续批折子,用晚膳等,一般在接近子时的时候才能就寝。现在宫内没有后妃,如果有了后妃,还要陪后妃喝茶听曲等等。

正月初十,入狱的宫人又增加了一百,重刑之下,宫人互相叛离撕咬,拽出来的人越来越多。

十三日的午后,本来放晴的天空又灰暗下来,没过多久就开始飘起了雪花。午膳之后,夏夷则披了厚衣,像是要出门的样子。太监申卜泉立即去准备车撵,却被夏夷则止住了,他转过头,对沈夜说道:“我们去太液池,想来那里的梅花,应该开了。”

从温凉阁到太液池,要穿过横街与后宫,是一段不短的距离,沈夜带着一队侍卫,跟着夏夷则冒雪而出,亭台楼阁都在大雪之中模糊不清,宫道上一片白色,天地寂静。

到了太液池边上的梅林,已经是许久之后,宫内的梅树,种的都是黄口腊梅和翠玉青梅,已经在雪中花苞堆叠,将开未开。沈夜看了看,纳闷道:“书中言梅,必是红梅欺雪,这里的梅花似乎不太一样……”

夏夷则抖了抖一根枝桠上的积雪,露出底下半开的花苞,一边招呼沈夜到他身边去,一边说道:“红梅寻常,宫里自然不种,这黄口梅和翠玉梅,是梅中珍品,因此才得以在太液池旁生根。”

“好看就好……何必在意品种呢?”

夏夷则侍弄梅花的手顿了顿,易骨时的记忆翻起,于是眼中多了些冷意:“宫里一贯如此。”

“那……”生于胎果的沈夜转头:“那我的血脉来历……也算可疑吧……”

夏夷则折下一只青梅,认真地放到沈夜手中:“朕不在意。”

天上的雪花飘得更重,夏夷则在梅林间走走停停,寻了一些青梅枝折下,让沈夜拿着,沈夜看着满怀的青梅,发现都是一些半开在六七分的花苞,眼看夏夷则在林中越走越远,便招呼着侍卫跟了上去,走到一颗百年的老梅下,夏夷则停下脚步,闲谈一般开口:“最近看的什么书?”

沈夜胸口的衣襟内,正藏着一本《汉书》,这是他不便去弘文馆后,从那里外借出来的。听到对方那样问,便回道:“史书。”

“本朝太宗言,以史为镜,可明得失,那你看看,朕近来大兴刑狱,得了什么,又失了什么?”

满怀冷香的沈夜想了想:“失去了很多性命……得到了很多空间。”

“空间?”夏夷则挑眉。

于是沈夜补充道:“就是陛下安排新人的空间。”

夏夷则看了沈夜好大一会儿:“书没白读。”

正如沈夜所言,夏夷则对李克余党隐而不发,一方面是令其自露马脚,一网打尽,另一方面,也是想趁机清肃一下旧吏,乾安元年的天子门生,都是一批少壮的后辈,在各处熟悉锻炼之后,也到了夏夷则对他们审核挑拣,委以重任,培养忠于新帝的羽翼的时候了。

夏夷则示意其他的禁卫后退,单留下沈夜,带着捉摸不透的笑容继续说道:“关于遇刺的案子,刑部查出了中书侍郎马鹿,朕在犹豫如何处置马鹿,若是马侍郎倒下,先帝一朝的四相,就只剩下劳壬一相了……”

沈夜意外的蹙眉:“马相怎么会谋逆?”

“此话怎讲?”

“……”沈夜微微地避开对方的视线:“去年中秋,马相令外甥女献艺的事情……传得挺广的,我以为马相还想着把外甥女嫁给你,计划着做国舅……应该不会想害你吧。”

夏夷则听了这话,在意的地方却是:“原来你们在私下,都如此八卦?”

沈夜把视线再避了避:“他们经常讨论……我只是旁听到的……”

“哦……”又是一声拐了几个弯的声音,似乎带了狭促的笑意:“正如你所想的那样,此事马侍郎确实没有参与。”

“这么说是刑部构陷?”沈夜惊讶的回过头:“他们这么大胆?”

“遇刺之事牵连甚广,有人想趁机扳倒几个政敌,也是常事……另外”说到这里,夏夷则将最后一支青梅放倒沈夜怀里:“你以后跟着朕,学一些政事吧。”

沈夜抬头,看着只比自己略微高出一点的帝王,那人的眉目都粘上了雪花,目光明亮,宛如盛大的春华。

放佛有草木破土的声音在耳边想起,南去的鸟雀也衔叶归来,沈夜看着年轻的帝王,点了点头,说:“好。”

夏夷则回温凉阁之后,将折下的青梅都插入了一只黑色的瓷瓶,盛上清水,摆在经常伏案的窗棂边。又一日,沈夜收到了一堆御赐的书籍,里面除了史书,还有一些修炼五行木法的秘谱,中间一页,一列清绝毓秀的行楷写道:木水相生,想来云门剑,很适合李卿研习木系杀法。


TBC

卡了几天。。终于写出来了= =渣表介意。。。

评论(8)
热度(33)

© 山鬼提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