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鬼提灯

千江流月枕山河(二五)

二五

 春日夜,温凉阁内,黄荣轩向夏夷则细细汇报着废fo一事的进展,在座的除了黄荣轩之外,还有薛翎、苏河、曲怀石以及其他几个面孔年轻的官员,仔细看来,都是去年新科的进士。

自夏夷则当朝痛斥百官后,朝廷的官员虽然重视废fo一事,然而此令在基层的执行状况,却并不顺利,毕竟,自古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当然,最为棘手的,还是河北道的军镇,根本无视朝廷的命令。”黄荣轩说道。

李朝开国数代之后,曾发生过一起动摇国本的叛乱,以致于皇帝西逃。为平息叛乱,当时的朝廷设置了军镇,由平叛的诸军总揽镇内军政大权,便宜行事。最后,叛乱虽然被镇压,然而那些军镇却尾大不掉,其中实力最为强大的,便是河北道。

在场的人都是知道这一点,朝廷的政令一向到达不了那里,更别说灭fo一事。

沈夜瞧了瞧夏夷则,只见那人撑着头,一身玄色的衣袍让他看起来深沉稳重,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时候,薛翎突然说了一句:“听说泽泸镇的节度使杨成烈病重,怕是活不过这个冬天了。”

此言一出,在场的大多数人都是一惊。

薛翎的这条消息,在场的人大多是半点风头都没有听到过的,不过没有人提出质疑,毕竟薛翎作为前相薛安的孙子,自然有些常人没有的手段。只有苏河耿直不会绕弯,奇怪道:“薛大人这是从哪里听来的消息?杨大人若是病重,朝廷早该知晓了。”

薛翎看了苏河一眼,板着一张妍丽的脸,一本正经地解释道:“苏大人有所不知,泽泸镇地处河北道南,扼守京洛,虽一直不曾公然割据一方,然浸染河北诸镇恶风,对朝廷却是多有不逊,尤以杨成烈为甚……”

听到这里,苏河恍然大悟,想来杨成烈怕是畏惧朝廷秋后算账,因此不敢让人知晓自己病重的事情。

这样一来,只要等到杨成烈病逝,泽泸群龙无首,朝廷趁机收回该镇,便可以将疆域的实际控制范围向北推进。

只是,似乎有哪里不对……苏河蹙眉想了想,心头猛然一惊!连他都这样想,杨成烈岂能想不到?如果他是杨成烈的话,眼见朝廷要断绝自家子嗣,岂有坐以待毙之理?反正临近河北诸镇,不如干脆彻底与朝廷对立,效仿河北,或可保全杨氏一脉。

想到这里,苏河不禁脱口而出:“泽泸镇要叛乱!”说完这话,他环顾四周,却发现在座的众人都是一副早已了然的神色,薛翎微微地看了他一眼:“苏大人,莫要御前失仪。”

原来自己是最后想明白的……苏河有些沮丧,又听见黄荣轩说:“泽泸镇夹在京洛与河北之间,若是脱离朝廷掌控,东都危矣,既然已查其狼子野心,我们须早作谋划……”

在场的人点头称是。

夏夷则环视众人,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朕看诸位卿家商讨得差不多了,今夜月明,梨园花开正好,诸位随朕赴梨园赏花吧……“

君臣七八人,趁着夜色走向梨园。苏河慢些,落在后面,只觉得自己侍奉的这位君主真是有些随性,明明刚才还在讨论着军国秘事,惊心动魄,眨眼间却又要去赏花,当真是想一出是一出。

不久之后,众人便到了梨园,只见一天月色之下,无尽的银雪蔓延,至洁至净,鼻尖暗香流转,至醇至甘。

太监早已在一棵巨大的梨树下摆好了酒宴,众人一一落座,沉浸在眼前的景色里,凡尘俗物渐次远去,灵台一片空明澄澈。

 

太液池畔千株雪

郁依楼前十里香

东君不忍携花去

却道青女作晚霜

 

夏夷则举起酒杯,嘴角含笑,在夜色中显得无比端丽雍容:“莫负良辰美景,莫负青春韶华,诸位皆是元年取试中难得的人才,朕以黄金为台,寄望众卿,助朕开万世太平!“

苏河看见大家听了这话后,神情都变得极其肃穆,薛翎最先郑重地跪了下来,然后是黄荣轩,然后是曲怀石和其他几位同僚,最后,是他自己,惶然地跪在了花影之下。

 

苏河终于明白了此夜的意义。

泽泸镇谋逆,这是何等重大而机密的消息,却在今晚公开了,只有他们这些人知道,那是来自于帝王饱含诚意的邀请,邀请他们这些人,一起面临无数的艰难,开创无上的功勋,经世治国,名垂青史,这是每一个读书人终极的梦想。

而现在,年轻的帝王给了他们这个机会。

没有人不为此激动,苏河放佛听见自己胸腔里有大海的轰鸣,让他一阵一阵眩晕。可是……可是……为什么自己也被选择了呢?苏河突然又感到无尽的遗憾与悲伤,几欲落泪。

苏河怆然地看着自己的酒杯发呆,忽然酒声泠然,他看见自己的酒杯被满上,不禁抬起头看去,触目而来的是一支执壶的手,那手的五指匀净而纤细,在玉壶的衬托下,美得难以言说。苏河顺着手臂向右看去,原来是薛翎。

薛翎垂着眼睑,面色严整:“苏大人是在发什么呆?”

被提及伤心事,苏河神色更加黯淡:“我不明白陛下为什么也选了我……我这么愚笨……实在是难堪大任……”

薛翎突然一声轻笑,整个人的神态瞬间变得极其艳丽,像是个女子一般:“苏大人何出此言?数年前河水泛滥,苏大人以布衣之身,助沿河两岸水漕治洪理涝,功勋卓著,翎虽远在长安,亦闻大人之盛名。”

“那些都是不费脑子的……除了治河,我什么也做不来……“苏河仍然沮丧。

薛翎敛容:“苏大人,治河之事,关乎民生国本,薛某以为大人所司之事,功德无量,大人之才,十个薛翎也是抵不上的。”

苏河听了这话,怔住了,薛翎好笑地看了看他,身上的神采,与平日的严肃刻板全然不同。

过了一会儿,苏河的脸色终于明朗,真诚地对薛翎说道:“黄大人以前还说我曾得罪与薛大人,我就说薛大人是胸襟开阔之人,如今看来,何止是胸襟开阔呢!”

对席的黄荣轩一口酒水喷了出来,薛翎挑眉,脸色森寒地看着黄荣轩,道:“哦?竟不知还有此事?”

黄荣轩苦笑着一张脸:“呵呵呵呵……误会误会……薛郎中海涵海涵……”

 

当筵意气凌九霄

星离雨散不终朝

 

沈夜在一旁看着这一席君臣的宴饮,也不禁泛出了微笑。

只是座上还有两个位置是空着的,沈夜本以为还会有人来,可直到最后,也没有人来。

最后,他问了问夏夷则,那两个位置是谁的,只见对方一笑:

“那是武氏姑侄两人的。”

TBC

我还是更新好了。。。那首诗不算

评论(6)
热度(27)

© 山鬼提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