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鬼提灯

千江流月枕山河(四二)


四二

少年躺在武敏的怀里,静静地沉睡,梦中是一片海棠色的朦胧,少年揉揉眼睛,视野里的一切清晰起来,他发现自己站在一树浓丽的海棠下,隔着纷繁的花枝,他听见一个女声闲闲地诵道:

 

侬丽最宜新著雨,妖娆全在欲开时。

 

少年顺着声音拂起花枝,便看见了他眼中的女帝一身柳色迷蒙的青衣,含笑站在花树下。

难言的欢喜和雀跃让少年有些说不出话来,他不敢看对方,视线落在地上,憋了半天,才吐出一句:陛下……让我在这里照看海棠……现在海棠开了……

女子背着手笑道:海棠花开了,阿庆也长这么大了呢

少年闻言,走到河边瞧了瞧自己,水面如镜,照出的,却是一个长身玉立的青年。只是那副青年倒影只有一副身体,没有头颅。

少年捂住脖子踉跄后退,挣扎着从梦中醒来。

少年沉睡的时候,武敏正在为他梳理散乱的头发,突然惊醒的少年从她怀里坐起,垂首的武敏躲闪不及,两人的额头便撞在了一起。

少年脸色发白,怔了一会儿,随即反应过来,翻身跪地:“陛下恕罪!”

武敏摇了摇头:“不妨事,倒是你……不要叫我陛下。”说道这里,武敏看了夏夷则一眼,又重新看着眼前名叫阿庆的少年:“像你方才那样,叫真姐姐就好。”

少年听了这话,皱起了眉,低低地呢喃了一句:“他居然还叫您真姐姐?”

“什么?”武敏有些没听清少年的话。

“没事……”少年摇头,突然间,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一下子站起来,仰头直直地看着天空。

下一刻,凄厉的哀鸣破空而下,众人循声望去,只见正上方碧色的天穹上,竟飘着一片火红色的云朵。

“快走——”少年大喊,拉着武敏往姜水之畔跑去,夏夷则和沈夜也已经听出了那声凄鸣,正是丹朱之魂。

沈夜扶起夏夷则,发现对方脚步仍然不稳,当即将夏夷则打横抱起,脚步一点,朝着姜水飞身而去,葛生紧紧地护在夏夷则的一侧,阿若也提步跟上。

待众人刚刚赶到姜水岸边,漫天的大火像暴雨一样倾盆而下。

“潜水!”夏夷则提气一喊,众人纷纷深吸一口气,跳进了姜水之中。

来自雪山的河水带着沁骨的冰冷,夏夷则在清澈的河水中比了一个手势,示意众人朝着河心游去。葛生出身丽竞门,凫水这样的生存技能必须是经过严格训练的,阿若生长在姜水之畔,也是熟谙水性,武敏倒是有些生疏,只会憋着一口气,但那个少年却灵活地像条鱼,拉着笨拙的武敏游向河心。

夏夷则看了,众人也算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了,便松了口气,不再担心众人会不会凫水的问题。

清澈的河水之中,沈夜的长发像水草一样,从身后飘了过来,不久之后,夏夷则感到腰间环住自己的力量松了下来,他猛然回头,便看见身后的沈夜直直地沉下去。


沈夜不会凫水。

 

夏夷则心脏一紧,一把拉住下沉的沈夜,将对方拖入怀中,然后朝着河心拨水而去。只是沈夜似乎不懂得控制水中的呼吸,口角泡出一串串水沫,脸色在冰凉的河水中一点一点变白。夏夷则一边拨水一边扯下了自己的外套,蒙在沈夜的头上用作隔离,然后带着他浮向水面,顶着火焰换了一口气。

“原来你不会凫水……”夏夷则扶着气喘吁吁的沈夜,勾起唇角。

沈夜咳了咳,没有说话,夏夷则伸手环住他的腰:“不会凫水的话,抱紧我。”

这话听得沈夜又开始皱眉,于是夏夷则立马改了口:“阿夜不乐意么?那……”夏夷则将对方一勾一搂,圈在胸前:“我来抱紧你好了……”

“……”

一刻钟之后,众人陆续潜过了姜水,爬上了对岸。站在河岸上回望,他们发现刚才栖身的地方,已经是一片火海。

只是,比起前日丹朱的凶悍,那火势已经算得上是虚弱了,白骨丹朱在火海中奄奄地挣扎,凄厉的叫声划得人耳膜阵阵发疼。

就是在那样一片的火海之中,一具无头的男尸握着一柄半透明的利斧,踏着火焰,踩着丹朱的身体,一步一步走到了丹朱脖颈之上,然后,将手中的斧头高高地举起。

“那是……”阿若怔怔地看着河对岸的无头男尸,眼睛一红。

下一刻,利斧被重重地挥下,丹朱的的惨叫戛然而止,巨大的头颅被一击斩断。

“刑哥哥……”阿若红着眼睛,奔向姜水,眼泪簌簌而下:“刑哥哥!我是阿若!你听见了吗?我是阿若——”

“阿若姑娘!”在阿若跑向姜水的时候,夏夷则急忙伸手一拉,却只撕下了一截衣袖。

“那……便是刑天?”沈夜看着对岸诡异的场景。

 “嗯……”夏夷则点头:“恐怕是……毕竟与上古里的传说无二。”

阿若淌着河水一步一步挣扎着走向对岸,对岸的无头男尸似乎听见了她的呼唤,也转过了身体。那具男尸穿着黑色的长衫,层层叠叠的广袖在火焰中鼓动,袖口的银线泛着火光,似乎变成了华丽的金织。

男尸抬起步子走向姜水,走到河岸的边缘,男尸脚下似有风云微动,衣袖随风而起,变得更加飘逸,他脚下的河水在一刹那间静止,男尸踏水而来,如履平地。

阿若痴痴地站在河水中,一动不动地看着对方向她走来,怀中紧紧地抱着那颗头颅。

姜水之中,红衣的神女与玄衣的上神再次相见。

阿若举起怀中的头颅,仰头看着刑天的残躯:“一千年……一万年,又是在这里,我又遇见了你……”

“刑哥哥……”清澈的泪水顺着阿若的脸颊滑下:“这么多年……阿若很想你……”

 

那一瞬间似乎很漫长,山风鼓荡,姜水冰凉。

 

刑天的残躯动了动,随即高高地举起了右手,右手之中,那柄半透明的巨斧在阳光下闪烁着耀眼的白光——

“危险——”夏夷则捂住心口大喊,在他出声的同一刻,一旁的沈夜凝眉捏诀,强劲的藤蔓从对岸的泥土里窜出,顺着男尸的右臂攀援而上,紧紧地缠住了那柄巨斧。

“阿若姑娘!快回来!”武敏尖声大喊,可阿若像是难以置信一般,呆呆地站在河水之中,没有半点动静,而葛生则像豹子一样在武敏出声的时候窜向姜水,奔到阿若身边,将她一把扛在肩上,迅速回奔。

等到葛生上岸,沈夜再也坚持不住:“快走!”一句话说完,便像是受到重击一样咳出一口污血,而那些藤蔓寸寸断裂,男尸手中的巨斧失去束缚,在惯性的作用下朝前砍下,巨大的气劲斩向水面,激起一堵十几丈高的水墙,河岸上,与水墙同一条直线上也溅起了纷扬的泥土,一路上草木花石,都被硬生生劈成了两半。

武敏看着那男尸惊人的力量,脊背一寒——还好……没有人站在那条直线上。

尽管如此……武敏被那个少年拉着,一边跑一边回头,那具残尸已经不知何时上了岸。

葛生带着阿若速度最快,沈夜和夏夷则相互扶持,落在其后,武敏毕竟是女儿身,虽然那个少年敏捷,可是少年不愿放开她的手,以至于两人落在了最后。

眼见那无头男尸越来越近,武敏脚下一顿,将那少年朝前用力甩出去,袖中的匕首一翻,直面着男尸——事已至此,能多活一个是一个。

而那具尸体再一次举起了手中的利斧。

 

TBC


评论(13)
热度(39)

© 山鬼提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