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鬼提灯

千江流月枕山河(五七)


五七

紫色一点一点地沉淀,几束阳光从花枝间漏下,落在夏夷则的长衣上,流泻成一身明亮与芬芳,沈夜站在夏夷则的身边,没有说话,几片花瓣从藤上落下,扰乱了四下静谧的花香。

“阿夜……”夏夷则轻轻地唤了一声。

“嗯?”沈夜的思绪有些纷乱。

“我说,李庄和李泰,你认为谁更适合立为皇储?”

这句话让沈夜彻底回了神,蹙眉沉思。

 

倘若此刻站在夏夷则面前的人是门下侍中劳壬,听了这话必定是先惊后怒,然后以庄泰两人旁支出身血统不正加以否决;若此刻站在夏夷则面前的是中书侍郎马鹿,必定顾左右而言它,不会轻易断言,然后回去之后从自家众多甥女中选二人分别嫁予庄泰,总能押对一个;若是换成黄荣轩武敏等年轻的一辈,虽然意见各异,想必还是疑虑反对者居多吧……

而此时此刻,站在夏夷则面前的人是沈夜,沈夜沉思之后,回道:“你莫非是……不能人道?”

“哦?”夏夷则拉长了尾音,偏着头颇为认真地开口:“我能不能人道,阿夜还不清楚么?”

 “既然如此——”沈夜转过身,眸色沉沉:“你现在春秋正盛,正是延绵后嗣的时候,何必——”

后面的话,沈夜没能再说下去,他有些明白对方这样做的缘由,可他又无法真的去朝着那个方向猜测,在他眼里,夏夷则行事果决,颇能决断,并不是一个会耽于儿女情长的人……他沈夜还没有自恋到那个地步,去将那人此番的举动和自身联系起来……毕竟,那看起来实在是有些可笑,有些荒诞……

“呵……”种种纠缠的心思,最终化作了沈夜唇边的一声哂笑:“夏夷则,皇嗣储位可不是儿戏。”

“于此事,我……不,朕是深思熟虑后才这样决定的……”夏夷则看着沈夜的侧脸,轻轻叹气:“阿夜,朕未及弱冠之时,便遭兄长构陷,流亡在外多年,回宫后这一两年,忙忙碌碌,你也知道,早过了成家立业的年纪……”

 “现在赶上也不晚。”沈夜插了一句。

“现在,我已经没有那份心思了。”夏夷则伸出手,从沈夜的发间拈出一朵落花:“除了你,阿夜叫我如何去亲近其他人呢?空置一个偌大的后宫,也是害了那些无辜的女子……”

“你……”沈夜双眉微蹙,一时说不出话来。原来……那个令夏夷则如此行事的原因,还真是在他沈夜身上,虽然无比可笑,无比荒诞,却又偏偏是不容辩驳的事实。

 

一阵春风拂过,花枝摇曳,树影婆娑,沈夜的目光虽然没有落在夏夷则身上,但也能觉察到那人正灼灼地看着自己,沈夜收了收衣襟,彻底背对夏夷则,往前走了两步,扶着紫藤苍劲的主干,脑中思绪万千,却都是夏夷则的影子。

沈夜闭上眼睛,一动不动,力图将自己的心思沉入想象中万年无波的深潭,慢慢地,似乎真的有温凉的泉水流进了他的四肢百骸,将纷纷扰扰的思绪和燥热一点一点带走,他能感到自己在缓缓地下沉,朝着潭水黑暗的深处坠去,情绪在下坠的过程中渐渐平复了下来。

许久之后,沈夜睁开眼,发现自己真的置身古潭,四下是越来越凉的潭水,他的长发和衣衫像水草一样漂浮在水中,缓缓地鼓动,头顶的阳光只剩一点微茫,像破碎的星屑,明灭在遥远的上方。

 

突然间,水波一颤,蓝色的磷光一闪即逝。沈夜抬起头,看见一圈黑影从头顶上方盘绕而下,还没等他辨别出黑影的模样,那影子已经像鱼一般窜到了他的面前,将他往怀里一圈,直直朝水面游去。

片刻之后,天光大亮,水花四溅,一尾背鳍一闪,沈夜猛地回过神,发现自己仍然站在紫藤之下,脚步有些不稳,夏夷则正架着他的一只胳膊,往旁边的小亭里走。

“不舒服吗?”夏夷则担忧地看着他。

“我……”沈夜用剩下的一只手揉了揉眉心:“无妨。”

扶着沈夜坐定之后,夏夷则在他的旁边坐了下来。沈夜侧头看着夏夷则俊逸的侧脸,心中千回百转,最后化成了一声苦笑:“你主意下得倒是快……”

夏夷则从来没有向他提起过后妃之事,也从来没有流漏出要过继皇嗣的意思,如今一开口,就跳过了不置宫妃,不诞皇嗣,直接给他抛了一个选择题,只问他在候选人中更中意哪一个。

这分明是没打算给沈夜早早反驳的机会。

“只在这一件事上,阿夜你听我的好不好?”夏夷则握住沈夜的手:“我跳过前面的……是怕你拒绝……”

沈夜看着夏夷则那副略微带着央求的模样,心中涌进一股一股的暖意,忍不住在袖中回握住夏夷则,叹道:“如此一来……在世人眼里你怕是脱不了一个昏聩无道了。”

“这样也好。”夏夷则笑了起来:“大丈夫既不能流芳百世,亦不复遗臭万年。”

“胡说。”沈夜摇了摇头:“我看你知人善任,从谏如流,内圣而外王,是能留英名于青史的。”

夏夷则听了那话,笑意更深:“我还是头一次听见阿夜这么夸我……实在有点受宠若惊。”

衣袖之中,沈夜拍了拍夏夷则的手背,似是安慰:“你担得起。”

“那也要阿夜与我一起才好。”夏夷则深深地看着深夜:“不管是流芳百世,还是遗臭万年,都与我一起,好不好?”

沈夜闻言,抬起头迎上了对方灼热的视线,点了点头:“好。”

 

君子一诺,五岳为轻。

 

此后又过一月,在暮春的一个黄昏,泽泸镇叛乱的消息传入了长安,李朝天子当即令戍守陇右的纪郢侯武灼衣领兵平乱,武宗一朝文治斐然,武功卓著,此次平叛,是武宗一朝几番用兵的开始。


TBC

嗯。。很久没有更新。。抱歉。。

三次元太累了= =。。这文也写得好累了,我后面三下五除二赶紧写完,让小伙伴们尽快脱坑


评论(16)
热度(46)

© 山鬼提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