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鬼提灯

A JEANNE


这是巴哈姆特之怒中米迦勒和贞德的同人文。

         双月的星光洒满了利薇安,寒冷的风拂过了方舟废墟里破败的里拉琴弦。神族和圣女的传说渐渐弥散在尼布鲁比尔的大雾里,人类从未有过的荣光闪耀在科塞特斯败落的那一天。香料的辛香充斥着王都的街道,角斗场的血液将重剑浸染。而曾经被神选中的少女,被囚禁在地下深达千尺的牢狱里,火把照不到的角落,是阳光无法驱散的黑暗。
         这已是夏利欧斯17世继位的第七年。

         结束了一天苦役的贞德面对着牢房的石壁祈祷。这里既没有神像,亦没有神迹。就连祈祷,她的守护天使也再也听不到。但这个习惯早已和她的血液融为一体,无法改变。
         从监牢守卫之间只言片语的闲聊里,贞德得知外界零星的信息,比如王都前所未有的繁荣,比如人和神魔之间一日比一日深重的积怨。
         这令她忧心忡忡。
         生命应该是被保护的。无畏的战争应该是被避免的。她拼劲了全力履行作为骑士的职责,却仍然无法阻止事态向糟糕的方向演变。
         七年之前,在她还是奥尔雷安骑士团的团长的时候,她曾谨慎措辞,向这个国家的王进言。
         在这之前,她已经尝试了从很多立场和角度去劝说那位年轻的国王。国王不为所动。最后一次,她尝试着从一名军人的立场做出谏言。
        “陛下,我经历了很多战争。战争中,和两方强大的对手双线作战,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少女有力的声音回荡在空旷的王厅之中,王座之上,是从惨烈的竞争中胜出的新任国王。这次的谏言不再充满了骑士令人发笑的坚守和道义,终于令国王略感新鲜。但是,也仅仅是新鲜。国王勾起唇角:
        “那是因为你不够强大。”
        年轻的夏利欧斯17世目光淡漠如霜。
这之后,并没有过多久,贞德拒绝了国王向神族进军的命令,于是被解除职务,被放逐。她再次回到农地和山野,隐姓埋名,就像她十二岁之前那样。

        十二岁之前的贞德,如同大多数的平凡人那样,生活在远离阿纳堤的村庄。香根鸢尾会在五月热情地盛放,空气里满溢着草料、牲畜和无花果的味道。她从自己的母亲那里继承了一头淡金色的长发,双眸则像黄昏的夕阳。
        但乡间的生活并非总是一帆风顺,有时也会受到恶魔的侵扰。村里的男丁都会从小学习战斗的技巧。贞德从六岁开始,就喜欢混在那些男孩子之间跟着一起练习,她的弓箭,虽然力量不足,但准头却是最好。
        村长时常感叹,如果有哪怕一位骑士愿意留在这里抵御恶魔该多好,他愿意举村供养对方。
那个时候贞德则大声地回道:“我会成为骑士的,我也不需要大家的供养。”
        村长哈哈大笑:“贞德,骑士团可不需要女人。”
        尚不足十岁的贞德扬了扬手中的弯弓:“可他们肯定需要我的弓。”

        贞德的十岁到十二岁,是她,也是村里最平静的一段时间。满十二岁的那一年,一只有着黑色双翼的兽形恶魔袭击了村子。村长带着村里成年的男丁和恶魔周旋,妇孺则集中躲在村子墙壁最厚的小教堂里。贞德趴在门缝中看见了外面的熊熊火光,零零散散的箭矢向恶魔射去,却像是在搔痒。她握着自己的弓,骨节泛白,终于忍不住要拉开门栓,却被自己的母亲从后面死死楼住。
        贞妮,不要怕。
        母亲颤抖着安慰她。
        贞德转过身,故作轻松地微笑:“我不怕,我打算出去射瞎那只恶魔的眼睛,我的准头一直很好的。”
她的母亲大惊失色,立即挡在了大门前。贞德笑了笑,迅速转身向教堂后殿跑去,小小的身躯一溜烟地消失在了众人之间。
         教堂之外,火光照亮了夜色。贞德穿梭在屋宇的阴影里,几次尝试都以失败告终。弓箭的力量不够,距离也不够。
        那晚的夜色如此明亮,风刮得火焰猎猎作响。贞德闭上眼睛,感受着风的方向,悄悄地爬上自家屋后巨大的橡树。
         那里离恶魔很近,且处在恶魔的上风向。
         她努力不发出异响,小小的身躯伏在橡树最高的枝丫上。弯弓,撘箭,扣弦,觉察到异动的恶魔猛然朝着橡树袭来,而装饰了高卢鸡羽毛的箭矢也在同一刻铮然破空而去。
         一个金色的法阵猛然出现在箭矢的前方,穿过法阵的箭矢如同火流星一般扎进了恶魔的左眼。吃痛的恶魔撞向橡树,贞德躲避不及,从树上坠下,温热的液体盖住了她的双眼。
         一天一地的红色中,她隐约看见一团金色的光芒从天而降,一柄燃烧着火焰的长剑穿透恶魔的脊梁。

         很多年后,身经百战的贞德已早已明白,毁掉她故乡的恶魔不过是那个族群里最低下最弱小的一种。而那天袭击村庄的恶魔也不只一只,而是两只。
         她永远也忘不掉那座坍塌成废墟的教堂,原本安全的所在,最终成了坟场。
         那个影响了她一生的神族抱歉地看着她:“对不起,我听到了你母亲的祈祷而来,却没能救下她。”
         年仅十二岁的贞德呆然地站在橡树下,眼泪最终还是忍不住,掉了下来。
         有着红色长发的神族散发着柔和的光芒,半蹲在贞德面前,与她平视,郑重道:
         “如你母亲所愿,我会终身守护你,我的姑娘。”

         那便是贞德与圣米迦勒的初次相见,时至今日,依然在她的记忆里泛着苦涩和光亮。

TBC

评论(6)
热度(13)

© 山鬼提灯 | Powered by LOFTER